凭借科内塞的梅开二度和杨昊的入球,“永远争第一”的北京队终于实现了他们足协杯夺冠的愿望。可是,回首本届足协杯,在平平淡淡中开场,又在平平淡淡中收尾。既没有以弱胜强的冷门迭爆,也没有球星外援的佳作不断,更没有火爆的球市,这与初办之际风光无限的足协杯相比,是大相径庭。今年的足协杯不仅没有摆脱其鸡肋的形象,反而面临了越来越多的尴尬。

在中国足协重国际赛事轻国内联赛的观念指导下,国足国奥国青的赛事把甲A联赛分解得支离破碎。联赛成了“二奶”,足协杯自然也只能是“三姨太”,足协杯赛事只能是趁着联赛间隙“搞突击”举行,这不得不迫使进入决赛的球队要在五天之内连打三场比赛。所以,赛程的过于密集成为不少球队放弃足协杯的理由。像本赛季几支夺冠热门上海申花等队伍,都早早地退出了足协杯,只有大连实德一支独秀闯入了决赛。

比赛的平淡已经无法吊起球迷的胃口,而赛程的随意变动和规则的朝令夕改也使得足协杯的冠名商和赞助商难以忍受,像飞利浦就在苦苦支撑了数年后不得不与足协杯说了再见。而之后的足协杯更成了名符其实的鸡肋,中国足协在冠名权的价格一降再降,冠名商的权利一加再加之后,才勉强把足协杯维持到了今天。

根据赞助商的要求,足协杯后半阶段的比赛被安排在了偏远的东北地区进行。而东北除了大连沈阳长春等少数几个城市以外,根本就很难找出能够承办国内顶级赛事的城市和场地,只好连齐齐哈尔葫芦岛这些连国内业余联赛也很好承办的地方也荣升为足协杯的正式举办地。场地偏远带来的最直接的麻烦就是交通不便,足协为了赞助商的利益甚至连这些地方有没有机场都不去考虑。以半决赛山东鲁能泰山队和重庆力帆队的比赛为例,这两支队伍都要在联赛结束后48小时以内,历经不只两个城市的转机再加上转车,才能到达比赛场地,而且在赶往比赛场地的途中,他们都遇到了预定航班取消后不得不临时改变路线的意外。试问,如此长途跋涉和舟车劳顿,这些球队又怎么能发挥出应有的水平?

同时,此间比赛场地的草坪也成了各支球队抱怨的对象。对于这些连业余联赛都很少举办的城市来说,它们的场地和草坪根本就很难达到比赛甚至训练的要求。拿辽宁鞍山体育场为例,场地的草坪远看上去绿油油的,但细看却是高低起伏,原来都是由大叶草组成,这种草型已逐渐被各赛区所淘汰。难怪国安队主帅彼德到了场地后就开始抱怨:“这里的草坪太差了,队员在这上面踢球很容易受伤。”

场地偏远造成的另一个后果就是转播困难。据了解,许多电视台都在赛前准备好了现场直播,可是直到比赛当时才发现,传播信号太差,无法进行转播。在半决赛的比赛中,央视就因为遇到了这样的麻烦,而不得不事先已经预告了的足协杯转播改成了世界杯女足比赛的录像。

几乎所有参加足协杯的球队,基本口径不外乎是:锻炼新人、试验新阵或是为联赛做准备。不到最后阶段,都只字不提夺冠的事,怕输了后脸上不好看。而那些一心想和甲级队掰掰手腕的乙级队却在一旁无奈的旁观,好像是中国足球的发展与他们无关。所以说,像英国足总杯那样,业余球队把英超劲旅拉下马的冷门比赛也不会出现在中国的足协杯里。与其让足协杯这么名不副实,还不如将它改为“全国甲级队冠军杯赛”为好。

就像大连实德队,在半决赛前就已经损失了四员中场大将,中场面临着真空的局面。半决赛中就是以一球侥幸重庆力帆,这疲惫之师能杀入决赛也已经是万幸。当然,即使成绩不够出色也不必埋怨,因为有的球队已经为失利做好了答案:“我们有的主力在国家队,所以影响了实力”。

太多的平局根本吊不起球迷的胃口。而分出胜负的比赛也是平平淡淡,毫无精彩可言。与其这样下去,足协杯不如干脆停办。因为,在如今这个一切为国家队集训让路的大环境下,足协杯这个全国甲级队的比赛,早已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搜狐体育 一只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